雷州与南海诸岛的由来

  雷州半岛的北边有个遂溪城,城西有条西溪河。以河为界,城这边是沙土,那边是赤泥,东南十几里外有一座高耸的山岭。

 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,这个地方有个方圆三四里,住着上千户人家的大村子,叫做无名村。村子周围种着密密匝匝的簕竹作为篱笆,只留下四个门。西门外的北部湾盛产一千零一种海鱼;东门外的东山园结有一千零一种南方佳果;北门外的西溪河水格外清澈,用这河水冲凉的妹子特别美;南门外的大路四通八达。人们上山摘果果满箩,下海捉鱼鱼满篓。这无名村得天独厚,村民们世世代代安居乐业。

  后来,无名村东南面的高岭上出了一个乌蛇精。这蛇精凶残无比。它伤人有三招:一吹、二勒、三砍。它手下还有一群帮凶的小蛇精。每年,乌蛇精都要到这个村子“娶”一个妹子作妻,因此搅得人心惶惶,村里人家十有八九逃到别处去了。

  一天,从外地来了一个名叫雷州的石匠,他生得熊腰虎背,而且身怀绝技,武艺高强,掷出去的石球能穿墙过壁,平素见义勇为。

  雷州决心为村民除害。这天晚上,乌蛇精又要来村捉人了。雷州故意装扮成一个妹子在南门外守候。半夜,一群小蛇精簇拥着乌蛇精来了。那乌蛇精两眼发着蓝光,身披铁甲,腰佩双刀。只见他扭动着身躯,阴阳怪气地走过来拉人,却冷不防被雷州一手抓住,象搓咸菜一样搓了三搓,扔到竹林子里,呼呼地直喘气。

  乌蛇精怒不可遏,两腮鼓起,对着雷州吹出一口毒气。雷州被吹得两眼发黑,无法还手。倘若一般凡人闻此毒气便会立即倒地而死,但雷州是仙狗转世,蛇毒伤害不了他。乌蛇精见一招不成又出另一招。他跳将过来,甩出一条软鞭卷住雷州的脖劲狠狠一勒。一阵间,雷州被勒得气绝倒下。众蛇精以为雷州已死,便一窝蜂涌进村里捉人。

  仙狗转世的雷州,一触地面就能起死回生。他躺在地上,一阵便回魂转气,依然把守在南门外。

 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,众蛇精架起一个美貌少女向南门冲来。雷州迎了上去,举起一双铁拳,把蛇精们打得抱头鼠窜。乌蛇精见势不妙,忙抛开那妹子,鼓起双腮准备放毒。雷州刚才吃过亏,这回早有防备。他退后几步,不让蛇精近身,同时伸手到腰间掏石球,想先打瞎乌蛇精的眼睛。可是刚才与乌蛇精搏斗时,已将石球打完了。他来不及多想,就地抓起一把沙石,运足气力,向乌蛇精掷去。不料,此时狡猾的乌蛇精却施展出了第三个招数。他甩出两把飞刀,把雷州举起的右臂砍成了两截……

  这时王母娘娘正好云游经过这里,她见此情景,忙将衫袖一摆,顿时卷起一股飓风。雷州的断臂手掌及沙石竟神奇般向空中升腾而起,越升越高,而且不断扩展开来,一会儿便遮天蔽日,最后突然飘落下来。断臂成了北部湾上的一个半岛,手掌成了南海上一个最大的岛,五个手指成了岛上的一座大山,沙石散落在南海成了许许多多的小岛。蛇精们都被压在半岛下面,永世不得翻身。此后人们便把这个出过乌蛇精的高岭叫做乌蛇岭。雷州则被王母娘娘传到天上当了管辖南天的雷神了。

  雷州做了雷神之后,念念不忘北部湾和南海诸岛上的百姓,常到这一带来打雷降雨,滋养生灵;同时显其神威,镇妖魔、驱邪恶,使人们又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。逃到外地的人都回来了,人们为了纪念这位英雄和神灵,便把北部湾上的半岛叫做雷州半岛,把南海上最大的岛叫做海南岛,把海南岛上形似五指的大山叫做五指山,把南海诸岛分别叫做东沙群岛、南沙群岛、西沙群岛和中沙群岛。

  自有雷州半岛以后,西溪河便被截住,不再是向西注入北部湾而是绕村西回转,折向东南流入了广州湾。人们盼望安居乐业的愿望已遂,便取“遂”与西溪河的“溪”作为这个村子的名字—遂溪,相沿至今。



流传地区:遂城镇、黄略镇、原附城乡
讲述:李伯胜     
搜集整理:雷毅

寻觅遂溪